字:
关灯 护眼
网站首页 > 她乃深渊(骨科叔侄 1v1) > 第30章:窥探HH

第30章:窥探HH(1 / 2)

时弥关上门,开起灯。将阿嫂怜悯的目光隔绝在门外。

时容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她不用多想,就知道他一回到家就在对面盯着她的房间看,真是个变态。原本因为林凡而有些低落的心情阴转晴。她反手将门上锁,一手勾开自己身上的裙子,柔软的布料随着她的脚步落在地上,两条白皙的长腿一览无遗,她快步走到阳台上,接起他的来电。

「时弥。」他的语气中含笑,「还好吗?」

「我妈吗?老样子。」时弥心不在焉地回答,知道他也不是真得想问林凡的事情。

翘首看向他的方向,但因为天已经黑了,两个房子之间的距离太远,中间还隔着几棵树的遮掩,她好不容易才看见他屋内的暖色灯光,「你在房间里吗?我看不见你。」

时容低声笑了笑,「但我看得见你。」

「怎么可能。」时弥娇嗔,「我什么都看不见,你怎么可能看得见我。」

「你在阳台上,像个荡妇一样光着身体。哦,你的行李还放在衣帽间的外面,他们给你欢了床单?鹅黄色的?」

时弥回头一看,床单还真的是鹅黄色的。

「望远镜?」

时容只是低笑,没有回答。

默认就是承认,得到答案后的时弥低声骂道,「偷窥狂变态。」

时容坐在房间内的单人沙发上,面朝着她的方向,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服帖的上衣,衣冠楚楚。左手晃着盛着红酒的高脚杯,另一只手却拿着望远镜在窥探小侄女的房间。

望远镜的倍率高,尽管穿过层层的阻碍,他依旧可以清楚地看见时弥因为羞恼而泛红的脸,视线往下移,掠过她裸露在外的膝盖。他没有膝盖以下的部位留下吻痕,但是昨晚她跪在浴室里为他含rou棒的时候,冷硬的瓷砖还是给她的膝盖磨伤了。

时容眼神一暗,在自己的屋子里,他自在得很。轻巧地解开腰带的扣环,将他因欲望而肿胀的性器释放出来,正对着时弥的方向热切地跳动着。

「弥弥。」他哑声命令道,「掰开你的Sao穴给叔叔看。」

时容的声音穿透空间而来,沙哑低沉,欲求不满的渴望让她瞬间感觉到腿心一湿,慢悠悠地回到房内,将窗帘大开,确保对面的偷窥者可以毫无顾忌地视奸她。

时弥软软地躺在床上,面对着落地窗的方向缓缓地张开腿。

「弥弥真听话。」

时容的手指滑动望远镜上的倍率,对准她挺立的艳红乳^头看,时容喉间一紧,呼吸变得厚重起来。

「那弥弥有奖励吗?」时弥笑着问,身体却不自觉打冷颤——她看不见时容,不知道他现在的目光游走到她身上的那个部位,这令她全身都处于紧绷的状态。明明知道窗外有人在窥视,却毫无保留地将身体展露的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让她心中惶恐又刺激。

「当然有,弥弥想要什么?」

「嗯……想要小叔叔让我高潮……」

「真浪。」时容笑,「把你的手指伸进去Xiao穴里,我要看弥弥自慰。」

时弥听从他的命令,乖巧地将中指伸进去花穴内,只前进了不到两个指节,她就摸到穴内的一块软肉,她轻轻碰触,就痒得难耐,恨不得马上躺在时容的胯下。

「小叔叔……」

「现在,好好地cao自己,小叔叔想看你高潮。」

时弥有些为难,自从她懂得性之后,也时常想象着时容抚摸自己,但是小小的穴口彼时还容纳不下她的手指,因此爱抚也只是在yīn蒂上打转捻弄,后来和时容在一起后,Xiao穴都是靠着他胯下的rou棒子来获得满足。